星期日, 六月 02, 2019

5月小结

5月的组合表现是近来最差了(负3%),组合回酬率跌回5.2%。中美贸易战的升温导致组合的股项都纷纷走低,我也果断的减持手中的股票来规避风险,尤其是在美国科技公司业绩不理想或发出盈利警告的前提下,我就选择暂时避开科技、半导体板块的股票,同时也积极的减持PIE,打算等待市场好转再重新入场布局。月尾橱窗粉饰推高指数股之际,我也逢高套利了CIMB,把现金水平进一步提高至65%。

期间,许多高息股也随着市场调整而纷纷走低,手痒的我忍不住增持了派息稳定的OFI、中钢与Btech。幸好,这3家公司刚出炉的业绩表现也达到我预期的目标,让我坚定了守下去的决心。(住了套房,也唯有这样安慰自己了,接下来唯有靠股息过日子了)



星期三, 五月 01, 2019

四月小结

截至昨日,我的股票:资金比例已达到了60:40的水平,组合回酬率也随着CIMB 、OFI、Ruberex 、中钢与TAGB走高而达到了8%的水平。

期间,主力PIE宣布了5分股息与年报,年报中虽然带出了许多正面的消息,并预计下半年业绩会开始看到成长。管理层也表示将投资于自动化来减轻对员工的依赖,这项措施长远来说是好事,可短期来说将会增加营运成本,盈利成长或许还需要等更久。基于此,我就开始减持手上的PIE,把资金转而投入短期内预期会有更好表现的中钢与OFI。

TAGB宣布了1.6分的股息带动了股价大涨至28分,这次的抄底投机也算是过关了。对我来说股价涨得比宣布的股息高就是该放手了,赚了该赚的,其它的就让接手的人赚了,况且目前距离产业复苏还远着呢。

至于CIMB,我认购了DRS,基于CIMB的票是从GENM换过来的,我就在它反弹之际套利了部份用来加码中钢。

OFI与Ruberex我则选择让盈利奔跑,这两家公司都得看下个季度的季报的业绩才能断定是否复苏,近期的股价反弹或许预警着些什么? 因此,我就暂且观望,若业绩出炉符合预期再加码也不迟。

而四月大热的建筑股、科技与油气股都不在我加码的考虑范围之内。我认为这些行业的股价涨得太快了,短时间业绩若跟不上股价上扬的步伐或许就得住上套房。

过去几天,美国科技巨头的业绩好坏参半,5G推动的硬体需求似乎并没有预计好,云端与数据中心的表现也不理想。硬碟生产商Seagate与WD的产出都下滑了,随着SSD与HDD价差进一步的缩小。我个人认为必须避开最近大热的Dufu了,即使这5年它或许会受益于数据中心与云端的需求,可是这荣景最多能够维持5年,接下去极有可能会被SSD所取代。这种科技世代交替之际总会有业者会被淘汰,而Dufu的spacer ring短期受惠于GB/Disk走高,可它总也有个尽头的。投资股票看的是未来而不是过去,若它无法突破现有格局,那股价要再创高峰的难度可不小啊。共勉之。

星期日, 四月 28, 2019

操作篇 : CSCSTEEL之周期股投机

钢铁是周期性极强的行业之一,无论国内外政经或经济景气与否都会影响公司的盈利,也间接的影响了公司股价的表现。过去10年里,中钢经历了两个周期,股价的涨幅都高达100%以上,而我则很幸运的都参与了前两次的周期,趁它的上扬周期赚取了点生活费(可以参考我过去的帖子)
* 2009年7月的低点95分反弹到2010年4月的RM2.00
* 2015年8月的低点88分反弹到2016年10月的RM2.23

尤其是2016年的反弹更是在大家不看好的情况下一口气冲破了2块钱的关口,让许多人都跌破了眼镜。无论如何,两次的荣景都未能维持多久就开始回调,过去两年扁钢的营运环境更是愈加恶劣,Megasteel与南钢退出了扁钢市场后,YKGI也得卖产业套现来渡过难关,期间或许唯有中钢一家能够维持盈利与继续派发股息。
上图是中钢过去两年的季度营业额、净利与赚幅的走势,它的净利从16mil逐季减少到负-2.1mil,每况愈下的盈利表现也拖累了股价走势,从2017年1月的RM2.32跌至2018年12月的97分,随后才反弹到目前的RM1.11水平,这究竟是不是个抄底的好时机呢?我个人认为就得从基本面入手,研究过去的两年的行业与企业的进展,再来判断它是否已经走出了谷底。(这并不难,只需要整理年报、旧闻的信息,再运用一些逻辑思考必能够获得初步的结论。以下是我整理的一些主要资料

2016年5月 - Miti对中国、南韩与越南的CRC征收保护税,这让扁钢中游业者有喘息的空间,中钢2017年的每季度盈利都能维持在14mil左右。
2017年12月 - 中国、越南的扁钢开始在本地市场倾销,本地业者的赚幅开始走低。
2018年3月 - 美国对中国钢铁征收25%关税,导致中国钢铁倾销至全球其它市场。此时,YKGI建议脱售产业来度过难关,扁钢业者也寻求Miti的帮助推行保护税来维护本地中游扁钢业者利益。可惜,当时恰逢全国选举与改朝换代,这保护税的事件就一直拖到2018年尾依然没什么进展。与此同时,扁钢业者的赚幅进一步的被压缩,中钢2018年第四季更是蒙受亏损(打破它保持4年的盈利记录,季报中提及原料价格高昂与无法有效转嫁至下游商家是主因)。
2019年3月 - 珊珊来迟的保护税终于有着落了,Miti宣布将对中国与越南进口的GI征收高达16.3%保护税,为期5年(2019年3月8日至2024年3月7日)。同时也宣布了酱调查CRC在本地的倾销状况,根据路边社的消息,近来Miti严密把关,越南与中国的入口准证都不易过关。同时,中钢的订单也有回流的状况(这是废话,进口受阻,订单自然回升),本地的扁钢价格也回升了少少。点击链接 --》文中有提到这项调差会在昨天结束,一般上两个星期就会有结果。

X X X X X

厘清了扁钢的前因后果之后,就可以细读中钢刚出炉的2018年年报,从主席致辞中,我可以感受到管理层比以往乐观了少少,至少他们说有信心达到内部设定的盈利目标。 因此,我个人认为它最坏的时期已是过去了,这或许不等同于业务复苏,但总也是往好的方面发展,股价也已从98分触底反弹,再加上有4分股息的加持,我认为是值得投机一二了。毕竟,若等到盈利恢复到每季度14mil水平再布局的话,就没有这样的价格了,搞不好那时若涨回1.4左右的水平,我已是袋袋平安了。

对我来说,这就是投机周期股乐趣,只要掌握一些信息,虽然还有些许的变数,但胜算也是不低了。即使最坏的情况也只不过是跌回90分左右的水平,然而若它能受惠于最近建筑合约的放行(扁钢也是主要建材之一),那这一次的上扬周期可就不是开玩笑的(年报说去年开始究发新产品带动了营业额的增长,既然中钢在逆境依然坚持创新,身为投机者的我更应该给它一次机会,不是吗?) 

注:我从1.04左右开始入场了(参阅我的第一季组合报告),因此本文或许有主观成分,不可不防。

数据如下:




星期二, 四月 16, 2019

股本收益率(Return on Equity)

股本收益率(Return on Equity)就是公司净利与股本或股东权益的比值,也等于EPS/NTA。ROE是基本面研究最重要的一环,一般上会爆发的黑马的ROE都能够持续数年超过15,过去10年隆股市的黑马如Harta, Top glove, Inari, vitrox, Aeoncr与Penta的ROE都长期维持在15以上。因此,前辈说的选股首选ROE是有道理的,ROE不止能反映一家公司管理层的能力,同时也间接的让我们看到公司的赚钱能力。

然而,有些公司不需要庞大的资本来营运获利,如拥有知识产权的科技公司,这类公司的ROE一般上都会比传统行业的公司高。因此,找出了高 ROE的公司后,我们还是得了解ROE背后的意义,尚若公司靠大量的债款来扩充生意,靠债台高筑来维持高ROE则是不可取的,因为一旦生意或现金流出现危机,就会影响公司的营运而拖累股价大跌。

高ROE的股票一般上估值都不会便宜,往往PE都会处在15以上,P/B值也高,信奉价值投资的投资人很难说服自己来长期投资。P/B值高往往意味着它拥有高素质的资产,这些资产都能为公司带来不错的营收。

8k前辈说选股首选ROE,过去10年若能秉持他的准则来选股,想必不难抓到几只黑马。喜欢投资稳定蓝筹的或许也会在列表中找到LPI、手套与科技股,这些公司只要长期投资,几乎都是获利不菲的。

还记得当年在佳礼理财论坛讨论ROE的帖子实在不少,而我是半个价值投资信奉者,喜欢找隐藏性的资产,相信以股息与价值入手来寻找复苏股也不会比ROE来得差。因此,上述提及的黑马我都错过了,这未尝不是自己性格上的弱点,或许是在争论时把话说满了,研究股票时并不会太在意ROE。还好,从价值与股息入手虽然未能捕抓高成长的黑马,却频频让我遇上了许多私有化的股票,如delloyd与integrax也让我赚了不少的零用。

当然,我在股市浮沉了约20年,过去的争论也随风而逝了,菱角也磨平了,投资路上也常做检讨,只要是犯错了就坦然承认,改过不再犯就是。

星期四, 四月 11, 2019

消费股精选2之OFI

OFI创立于1978年,随后在2000年上市,它本是专注于零食业,旗下的薯片品牌Jacker与Rota零食品牌都深受青少年的喜爱。随着零食业务站稳了脚步,公司就选择多元化至饼干业务,去年推出的zess tiramisu wafer roll更是打响了zess品牌,让许多人认识了这家公司。

有趣的是,OFI产品的市场竞争激烈,公司更是选择走红海策略,zess wafer roll就对准了julie的love letter,它的fudo糕点就对准London roll,即使它早期的jacker薯片也一样面对着Pringle与Mr. Potato竞争。总之,它的产品几乎都面对着不同品牌的旗舰产品,而它却能硬生生的从对手获得部分的市场率,我认为这可就不简单了。

值得一提的就是它的产品主要是销售国外,出口比重一直不断的增加,从早期的不足50%增加到目前的68%左右,它的产品更是销售到全球的40多个国家。

然而,它的股价却是从3年前的高峰RM2.50左右滑落至目前的76.5分(最低时64分),除了市场因素之外,相信它两年前扩充产能进军饼干业务导致生产成本、销售成本提高,还有原料走高使公司盈利与股息减少也是导致它乏人问津的原由。

OFI上个季度交出亮眼的成绩单一度让它的股价走高至86分,随后就逐渐回调到目前的76.5分。从上个季报来看,我个人认为它最坏的时机已过去了,它的赚幅正在改善中;庞大的资本开销也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只是逐步增加机器来生产新产品)。若它的盈利能够回到每个季度2分以上的话,它的股息预计也会逐步走高(他有35%派发率的股息政策)。

我认为,业务复苏与成长必会让它吸引喜爱稳定股息或现金流投资者的注意。趁大家还没有察觉之际,先买入布局也是个不错的抉择。

*注:过去两年虽然盈利不怎么样,但公司的营业额还是不断的走高,尤其是去年开始沿用MFRS 15会计准则,广告与优惠品不能算入营收的前提下,它的实际成长其实是比数字看起来更多的。


星期一, 四月 01, 2019

2019年第一季投资组合成绩单

今年的第一季组合表现虽比去年同期来得好,但却是连接犯下了几个错误导致回酬大幅的拉低,整体回酬只达5%左右。简单来说,就是1月误判股市趋势提前出场错过了1-2月反弹的盛宴,农历新年过后逐步入场,市场逐步下滑,组合的持股比重也逐渐提高到55%的水平,距离70%持股的目标不远了(这次或许是买的急了些,必须反省)。



过去的3个月里头,KSL、Tunepro、3A在1月因误判趋势脱售后就没有机会重新买入,因此我也将错就错,把手头上不多的货都套现了。获得的资金就加码PIE,同时也陆陆续续的买入股价调整中的CIMB、中钢、TAGB、OFI与Jaycorp。

买入的看点:
中钢
1. 4月将会宣布4分股息。
2. Miti刚执行的GI反倾销税(Mar2019-Mar2024)
3. HRC价格随着中国经济疲弱而走软,Miti刚调查在CRC倾销情况。
4. 随着GI与PPGI执行反倾销税后,中钢已开始出现订单回流,相信下季度就能开始转亏为盈,甚至恢复每季度赚2-4分的局面。

PIE
1. 4月将会宣布4至5分股息。
2. 目前的生产线依然忙碌,据说生产线一直都在聘请新员工。
3. 几年前的增产即将收成,接下来的局面只会越来越好。

OFI
1. 上季度无论营业额、盈利都非常的好。
2. 数年前把业务多元化至饼干开始看到了成效。
3. 扩充暂时告一段落,资产负债表还是一样的稳健,相信只要业务复苏,它有机会恢复每季度1-2分的股息。因此,现在提早布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消费股的稳定性是其它行业所不具备的,爆发起来也是一样没朋友的。

Jaycorp
1. 受惠与贸易战,来自美国的订单增加了。(不过美国新房产指数下滑了)
2 净现金公司,今年的股息预计会来到6-8分,是市场少有的高DY复苏股。

CIMB
1. 市场预期会我国会减息,因此银行股纷纷走低。大家都不看好它,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price in)
2. 目前的价格,DY约4.8%,逐步买入理应会有不错的回酬。

TAGB
1. 4月将会宣布0.6分股息。
2. 上季度的投资亏损导致股价走低到24分,自然是捡一点便宜货来投机。
3. 低风险、低回酬(要再次跌破24分也不容易啊)

星期二, 三月 19, 2019

转贴: 消费股精选之3A 作者:SH Lim

小弟第一次自己作功课(一向来都参考别人的功课 😅)。希望各位大大可以给予反馈。

3A (0012) 公司背景: 3A资源是国內饮食材料生产商的领导者。3A资源的公司架构比较简单,旗下两间全资子公司, San Soon Seng Food Industries 和 3A Food Industries。San Soon Seng 在1977年成立,主要业务是生产液体糖浆。过后在2002年,San Soon Seng 成为了3A的子公司,并在2002年8月13日在创业板(MESDAQ)上市。在2008年,成功升级到主板。

3A资源曾经派过3次红股:
• 第一次在2005年7月,为4送1红股;
• 第二次是在2008年6月,配合公司从当时的自动报价板转至主板,每5股送3红股。红股之后,股价约在30仙左右徘徊。过了一年,公司传闻有新股东欲收购显着股权,又恰逢公司建议私下配股,股价一时大起,扶摇直上至1.70令吉。之后是郭鹤年的公司丰益国际(Wilmar International)以75仙认购16.7%私下配股,崛为大股东之一。由于3A资源可以借此和丰益国际合作开拓中国商机,令人无限憧憬,所以股价之后仍然突破新高,2010年2月飙到2.30令吉才告一段落。这之后,公司陷入漫长的调整,虽然常有传言并带起一阵阵波浪,始终还是向下盘整
• 2017年再以4配1的方式,一共派送9840万4股红股。

3A的扩张动作:
1. 2011年3A资源投入大约2千万與丰益國際合資(各持50%股權)成立的3A食品工業(秦皇島)有限公司,在中國興建的多層製造生產中心,在2012年建竣。不过中国厂房一直都处于亏损,未能够转亏为盈。经过几年的亏损3A资源终于在2017 年3A资源(3A,0012,主板工业产品股)以500万人民币(约326万3000令吉),脱售联营公司Three-A(秦皇岛)食物工业公司(TAQ)的50%股权。
2. 2011年 - 雙溪毛糯的第二間糊精粉(Maltodextrine)新廠在2011年完成,將產量提高至每個月2000噸,2009年时是1200噸。他們舊廠的產能使用率已經達到100%
3. 2017年 -第三間廠房月落成,主要是生產麥芽糊精粉(Maltodextrin)。這種原料應用於各類的沖飲消費品。
4. 2018年 - 3A资源持续提高生产设施使用率,并策划附近地皮的计划。董事部预计,厂房使用率会逐渐增加,进而贡献盈利。研发活动和持续扩展计划(在未来两年内拨出4000万令吉)。
5. 新的焦糖粉厂将在2019年尾完成

公司产品:
目前3A生产的食品包括,焦糖色、葡萄糖浆;高麦芽糖浆、大豆蛋白酱(水解植物蛋白; HVP)、自然发酵醋;蒸馏醋;米醋、焦糖粉; HVP粉;酱油粉和麦芽糊精。他们有生产糖浆, caramel,例如coca-cola需要糖浆。大豆蛋白酱,就是酱油。是调味料食品。
HVP是许多加工食品的调味增强剂,例如汤、蘸酱、调味料和零食。
麦芽糊精(maltodextrine),麦芽糊精是饮料的一种成分,像是3合1咖啡、巧克力饮料、炼奶以及其他饮料.

行业分析:
3A的客户主要都是食品生产业者。基于食品行业是个不受周期性影响的行业,3A的产品需求一直都很稳定,上市以来3A的营业额都保持稳定成长。不过3A的盈利就非常依赖原料的价格影响,它的主要原料是木薯粉。
汇率影響不大 - 公司產品有34%是出口,原料也有一部份是進口,因此形成自然对冲

同行分析:
最接近的同行是Ajinomoto (2658)。来做个比较吧!
3A的所有销售都是提供给食品生产业者。AJI的主要销售对象是自个人消费者;只有27% 的销售是工业的。

两家公司的营业额都差不多,逐年稳步成长。
总结来说AJI的业绩还是比较强的。它的净利润率比3A高,营运现金流也比3A稳定。所以市场给了AJI 较高的PE(接近19)。

笔者认为AJI的净利润率比较高是因为AJI的生意模式占优势
1. 母公司给于的成本优惠和品牌效应.
2. 主要销售给个人消费者(有较高赚幅)。

每年业绩:

3A是家及记录好的饮食原料制造与供应商。它是一家优秀的公司,业绩好,财务佳,有成长,有股息,销售稳。它上市17年,每个季度都赚钱。营业额过去16年间15年成长,净利则12年成长。它过去11年不曾停止派息,过去4年派息额稳定增加。虽然16年和17年都是1.8仙,其实17年派息是增加的,因为17年有派红股。
在2018年,3A的营业额虽继续成长6.4%,净利却下滑30%,主要原因是木薯粉在2018年明显涨价,从2017年的每公吨~340usd,上涨到2018年~510-550usd,大幅度降低产品赚幅,也导致股价回调。
另一个看点是自从2017年卖了中国的联营公司后,3A从2018年起再也不需要承担联营公司的亏损(每年三到七百万)。这也将间接地提高了3A未来的赚益!
此外3A每年都有很强的自由现金流,这让管理层可以继续扩张的同时积极偿还银行贷款,并在2016年成为净现金的公司。
那么为何3A的2018 年的营运现金流出现负数呢?是因为库存大幅度提高! 笔者认为有两个可能性导致库存大幅度提高
1. 管理层趁木薯粉价格回调时囤货
2. 2019年Q1的订单再度提高!✌️


每季业绩:

2018Q3和2018Q4的营业额连续破历史新高!赚幅也比2018Q1和Q2高。主要原因是Q3/Q4这两个季度木薯粉的平均价回调到500usd水平。
笔者制作了以下图表显示每个季度3A的毛利润率对比木薯粉的价格(因为库存的关系,木薯粉价格会有1个月lagging)。很明显,3A的毛利润率和木薯粉价格是反比例的。



了解木薯粉价格对3A赚幅的影响后,我们就可以尝试从2019Q1木薯粉的价格来推测3AQ1的赚益. 下表显示2013年到2018年3A的赚益对比木薯粉的价格. 笔者也在下表中扣除中国联营公司亏损的影响。



2018年12月到2019年二月木薯粉的平均价格是447usd, 很接近2014/2015年木薯粉的平均价。这样我们就可以参考2014/15的净利润率来预测2019Q1的业绩。
排除中国联营公司的亏损后,2014/2015年的净利润率大约是7.9%。不过笔者发现这几个季度3A的效率提高了不少,因此认为现在的3A应该可以做到比2014年更高的净利润率,所以笔者预测2019Q1的净利润率大约~8.9%
虽然2018Q4的库存提高了很多(很可能2019Q1营业额再度破新高),笔者只保守地预测2019Q1的营业额为120Mil (跟2018Q4一样)。
• 2019Q1的净利润预测 = 120 Mil x 8.9% = 10.68Mil ☝️
• 2018Q1的净利润是6.24Mil
• 2019Q1YoY净利润成长(预测)= 71%!👍
这可能是今天3A的股价开跑的原因。
此外经过漫长的下调后,3A的股价终于再次站在MA200 以上了! 💪



30大股东和管理层分析:

• 老板和家族持股大约30%
• 之后是郭鹤年的公司丰益国际(Wilmar International)持股大约16%
• 三十大股东持股~71%;大户持有了~89%的票。股表流通量很小。就是说3A的票很难收,也不容易脱手。


• 根据2017年报,冷眼是第12大股东。他的名字没出现在2016年报。由于3A的票比较难收集,从这段时间的量(2017四月-2018三月)来看,他的平均价应该在1块以上。

创办人兼董事经理冯朝豪,他的女儿和主席拿督莫哈末诺阿都华希都因涉内线交易而遭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SC)起诉(差不多一样的原因)。
• 2016年3A资源(Three A Resources Bhd,3A)创办人兼董事经理冯朝豪及其他5人因涉及内幕交易而遭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SC)起诉,股价当天暴跌10仙或7.68%。6人皆否认控罪,并已提交保释金予地方法庭被保释外出。
• 2018年,3A资源(3A,0012,主板工业产品股)主席拿督莫哈末诺阿都华希涉内线交易,遭证监会提控。莫哈末诺被控在2009年时,趁公司与大马首富郭鹤年旗下的丰益国际(Wilmar International)联营的消息尚未公布前,通过阿祖扎伊扎马尼的中央存票制(CDS)户口购入3A资源50万股。虽然有高层再被控上公堂,3A资源当天股价不跌反升,升1.5仙或1.55%.

公司未来展望:
1. 2017年落成的麥芽糊精粉厂贡献持续增加,公司将会持续成长。
2. 2018年 3A资源持续提高生产设施使用率,并策划附近地皮的计划。董事部预计,厂房使用率会逐渐增加,进而贡献盈利。研发活动和持续扩展计划(在未来两年内拨出4000万令吉)。
3. 新的焦糖粉厂将在2019年尾完成

看点:
1. 3A 会继续稳定成长。经济景气/熊市对饮食业的影响较小。
2. 木薯粉价格回调。预测下个季度净利润率回升!
3. 前两个季度营业额破新高,2018Q4库存大幅度提高,下季度营业额有可能再破新高
4. 强劲的自由现金流
5. 已经脱售亏损的联营公司
6. 派息额逐年增加

缺点:
1. 董事成员被控(如果宣判有罪的话,股价会有短暂影响,可参考Supermax 的case)
2. 3A缓慢成长

总结:
1. 2018年的股价回调给投资者机会在低价买入3A这个好股。
2. 最近的木薯粉价格回调有可能提升3A下个季度的业绩。这提供了一个投资/投机的机会
3. 3A不会像Dayang 那样的在两个月内翻番,投资3A 的回酬会比较慢,不过胜在业绩稳定和饮食业在熊市比较抗跌

笔者在去年的荷兰聚会后买了一点票做position,之后在木薯粉价格回调后继续建仓。现在平均价大约83仙。

最后祝大家投资顺利!

星期六, 三月 16, 2019

反向投资之捞底TAGB

犹记得刚开始投资股票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寻找低估的公司,尤其是高NTA折价的公司并热衷于发掘公司的隐形性资产,早期投资的Delloyd、Metrok、OSKProp等等都是从公司的价值面入手,并从中赚取了不错的回酬率。近来,价值型投资逐渐式微,许多人已不怎么重视NTA了,毕竟公司不清盘或私有化的话,NTA对散户的意义也不大,只是个数字罢了。

然而,公司的资产依然是存在的,只要出现脱售资产或以其它方式释放其价值之际,公司股价还是会受到激励;同时,也有不少的私有化案例都是因公司的资产被严重低估而引起的,例如最近的SPB。

上一篇谈及NTA,又恰逢我国房产滞销,许多产业股都是以高折价的水平交易,这时候是否值得我们入手投资产业股,静待产业市场复苏呢?  我个人认为目前还不是入手产业股的好时机。若要投资,也该选择类似KSL与TAGB这类并不依赖产业发展收入,它们的经常性的业务如酒店、产业投资就能够为公司带来不错的盈利与源源不绝的现金流。(去年,我在69分左右捞底KSL成功,本想以KSL为案例来解析NTA的投资法,没想到它反弹极快,短短的3个月就回到了92分左右的水平)

刚好,TAGB上季度业绩因有价证卷投资蒙受巨大亏损而导致股价下滑至24分(52周新低),我个人觉得这坏消息来得真是合时,给予我一个好的买入时机。过去几天,它都一直在24-25分之间交易,卖压相当的沉重,是隆股市中表现最为糟糕的一家股票了,我也趁机加码了少少。

1年前,我也是差不多这时候布局买入它的母股TA(约53分),当时TAGB则是在29分的水平交易;一年过去了,它的母股TA还在62分左右交易,而TAGB则是从29分走低至24分,我个人认为这是极为不合理的事,因此就选择投机它了。我认为只要它在下个月宣布股息(预期0.6分左右)或下季度业绩恢复正常,股价自然会回到它应有的水平。在市场不看好的时候,要秉持着人弃我取的策略并不简单,而我的信心来源则恰恰就是大家舍弃已久的资产面分析(NTA)。

从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公司的主要资产归纳为5个总类,分别是
1. Property, plant and equipment (酒店资产)
2. Investment properties (产业投资)
3. Inventories (产业发展与地库) - 长期资产为地库,短期为产业发展项目
4. Investment in securities (有价证卷)
5. Cash and bank balances(现金)

x x x x x x x

酒店资产占了长期资产的50%比重,它在国外坐拥7家4至5星级酒店,如下:
1. 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 Tower Vancouver (加拿大)
2. AAVA Whistler Hotel (加拿大)
3. Mövenpick Resort & Spa Karon Beach, Phuket(泰国)
4. Radisson Blu Plaza, Sydney(澳洲)
5. The Westin Melbourne, Melbourne(澳洲)
6. Swissotel Merchant Court, Singapore(新加坡)
7. Swissotel Kunshan, China(中国)
酒店业务为提供了稳定的现金流,2017年更是占据了公司约89%的营业额与1.3亿的税前盈利,这可算得上是优质的资产(ROA高达28%)

TAGB的产业投资的ROA虽然比不上酒店资产,可业达到10%的水平,这可比许多在隆股市上市的REIT强多了。我认为,这是因为它的酒店资产与产业投资并没有重新估值,部份资产甚至是在1998/2008经济危机时购入(可查询TAGB年报产业表)

相对而言,TAGB的地库并不算多,只有约750亩左右,账面价值约6.3亿。但从它建议的TA3/4,Dutamas,Nova Square与Damansara Avenue项目来看,这些策略性地段都具有一定的吸引力;我相信只要产业市场回温,就一定能够为公司带来丰厚的回酬。

美中不足的就是TAGB涉足于有价证卷投资,这也是它上季度因拨备而导致巨额亏损。有价证卷是高风险高回酬资产,我不明为何公司要涉足这高风险的业务,管理层说这投资与产业销售有互补的作用,可我并不认可这样的说法;对我而言,有价证券业务划入母公司业务更为合理。

无论如何,TAGB还是一家不错的资产型股票(Asset Play),可算是低风险低回酬的公司之一吧。数据如下:


星期日, 三月 10, 2019

每股净有形资产(NTA)

每股净有形资产(NTA)就是股本(Share Capital)除以总股数得到的数据。NTA是最直接估值股票低估与否的指标,股价低于NTA可以理解为股价被低估,这就好比折价把资产在市场销售一般。无论如何,股票市场并非菜市场,因此只看NTA的折价幅度就投资它是绝对行不通的。

市场上,以高NTA折价贱卖的股票比比皆是,有者甚至是折价50%或更多的股价交易,有些公司的确是被市场低估了,而有者则是营运上遇上大麻烦甚至是营运资金不足而陷入困境的公司。举个例子,早年在中国投资而大热的百盛(parkson)的NTA高达RM1.95,但其股价却只在25分交易,这是股市上的"百盛大减价"吗?答案是否定的,百盛在中国营运的困境再加上目前中国经济减速让它雪上加霜,连年亏损导致它的NTA从2015年的RM2.73一路下滑到RM1.95的水平,它的营运状况自然也就反映在股价上了。由此可见,投资于NTA高折价的公司或盲目的追逐价值股也未必是好的投资方案。我认为,资产固然重要,可也不该忽略公司的未来获利前景与成长空间。

而如何从芸芸股海中选出高折价的股票,就得从资产负债表(Balance Sheets)中去寻找了。首先,我们必须把高债务的公司排除在外,尤其是负债比例(debt/equity)高于1的公司,这是因为沉重的利息开销会侵蚀公司的盈利,甚至导致公司在没有进行资本投资(capex)的情况下出现负现金流。

接下来,我们才来研究公司的资产是什么? 为何市场会出现这样高的折价,而公司的资产则可以分为两个主要的部份
1. 长期资产(Non current assets)
2. 流动资产(Current Assets)

一般上,出现高折价的公司都拥有庞大且无法为公司带来收益的长期资产,例如产业股中的地库,即无法为公司的股东增值,公司举债买入地库又得负担沉重的利息开销,这间接的影响了公司的获利表现(EPS)与股本回酬率(ROE)。

长期资产的商誉(goodwill)是个无法为公司带来实际回酬的资产,因此若goodwill占公司股本的比重高,出现折价自然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而短期资产方面,偏高的应收款项也可以算是有毒资产,它的存在导致公司需要更多的营运资本,也可能会演变为坏账。

同时,投资人也不喜欢公司把大量的流动资产如现金存在定存这低收益的投资中,因此市场也不乏净现金但股价表现却不尽如意的公司。总个来说,公司出现每股净资产折价交易都有它不为人道的理由。

NTA虽是股价低估与否的指标之一,也是常误导新手的指标之一,许多股市新人都会以它为依据,认为高NTA公司有大量的资产支撑,不会破产,因此放心大胆的入手这类“高折价”的公司,最终所获寥寥,诚为可惜。

(下一篇,我会以TAGB作为案例来解说NTA)

星期二, 三月 05, 2019

PIE Q4'18 成绩单

EPS = 5.42分 VS 前期6.21分 , 退步了约12.7%。

PIE第4季的每股净利比我预期差些,主要是因为管理开销增加与库存减记,同时在新的会计准则下(MRFS 9), 回收的坏账不再纳入盈利之中,若会计准则与去年一样的话,今年的盈利还得加上6.8mil而不是只显现在股本与NTA 上了。(季报第18页: The increase in total equity is due to increased in distributable retained earnings as a net result of net profit of RM43.142 million and the impacts of adopting MFRS9 to opening balances of RM6.816 million for the current financial period under review.)

无论如何,相对于其它公司因执行MRFS 9会计准则出现的炸弹,PIE这样的业绩已可算是过关了。PIE的股价总算摆脱了早前1.50-1.60之间横摆的局面,并站稳在1.60以上的水平了。

2018年对PIE的业务来说是充满挑战的,passive component的短缺导致有订单也无法出货,又得应付新的生产线、新产品与新客户的筛选,同时还得执行MRFS 9与改善回收款项的流程以避免出现“减记”。

受惠于苹果订单减少,原件短缺的问题在2019年已经开始缓和,因此我相信PIE在2019年开始业绩会开始出现双位数成长。今年预计是业务繁忙的一年,新的SMT生产线将会逐步投产,再加上新客户带来的业务成长,相信这些都会激励股价走高。

可是,新的订单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资金来营运,再加上2018年盈利也比2017年少因此预计今年股息会比去年少。(注:公司没有dividen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