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月 16, 2018

每股盈余(Earnings Per Share)

每股盈余(EPS - Earnings Per Share)就是上市公司每一股在某一段时间所获得的净收益,它也是损益表中的“Bottom Line”,也是投资者看季报、年报时衡量公司业绩的关键指标。

每股盈余=税后净利/股本(或流通在外的普通股股数)
EPS = Net Profit / Outstanding Ordinary Share
*注:公司回购的股票将不会计算在EPS,换句话说回购股票也能提高每股盈余。

每股盈余的分析,基本上可以做出几种比较有意义的比较如:
1. 去年同期的每股盈余
2. 本财政年截至本季度的每股盈余
3. 上一季度的每股盈余
4. 过去4个季度的每股盈余总和 -  Trailing Twelve Months (TTM)
5. 分析员的预测的每股盈余

去年同期与本财政年截至本季度的每股盈余都能够轻易的在季报的损益表中获得,季报出炉后的股价表现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季报上的这些数据而左右。毕竟有不少投资者都是只看bottom line而不去寻找这每股盈余背后的故事,例如:即使出现一次过的盈利收入导致EPS比去年同期激增,也会带动股价的大幅走高。

而上一个季度EPS与过去4个季度的EPS总和则可以在一些免费又实用的网站找到,如:
Malaysia stock biz -https://www.malaysiastock.biz/Latest-Announcement.aspx
KSLEScreener - https://www.klsescreener.com/v2/

至于分析员的每股盈余预测就得看投行的研究报告了,这些标准的比较能够让我们初步掌握公司业绩的好坏,但我们必须谨记这些比较或数据都已成为过去式了,只是供我们参考而已,公司股价未来的表现则将取决于将来的公司前景。

例子:下图是PIE的简单每股盈利分析(从Klsescreener网站获得的资料)
大家都知道在上季度的季报出炉后,股价就从1.6x左右下跌至1.3x,以上的图表的每股盈余分析其实可以做一点马后炮的分析,因为无论相对上一季或去年同期,PIE的每股盈利都是在退步的,许多投资者都对上季度的业绩表现不满意,因此把手头上的票丢出来导致了股价下滑。(这样说合情合理吧?)

然而,公司在季报里也提及了下半年的业绩将会比上半年来得好。因此,我们也可以做出一些简单的推测,比方说若下个月即将出炉的每股EPS能够达到3分的话,那无论与上季度或去年同期比较,也将会是进步的,同时TTM的EPS也会有机会突破12分。常读季报或年报,就会发现市场会有许多这样的的契机,促使我们做多一点的功课来支持我们的推断。功课做的多,胜算自然就会提高,也就能支撑我们的信念,在动荡不安的市场中继续守下去。注:我认为3分是很合理的推测,因为原料短缺问题解决后,公司以表示出货量会提高,同时报章与管理层的访谈也显示管理层对接下来的业绩感到乐观(产能使用率从70%增加到90%)。

当然,这些我们看得到,别人也一样看得到,因此股价在季报未出炉前就稳步走高,若业绩符合或超越预期,那就是上天回馈有努力做功课的投资者了。

星期日, 十月 14, 2018

心态篇 : 投资股市,就别害怕亏钱。

上星期恰逢全球股市大调整,看到隔夜美股大跌道指狂泻831点与纳指暴跌4.08%,部份股民(尤其是满仓的)会感到慌张,担心会引发10年一度的大股灾,而纷纷的把手中的票贱卖。

我认为每个人的情况或风险偏好都不一样,同样的贱卖动作带出来的意义也不尽相同。因此,若你在这动荡期间贱卖而亏钱也无需太过介意,毕竟无人能够判断股市未来的走向。这时候,把自己的操作记录下来(无论是贱卖或捞底),将来再做个分析与总结,再改进自己的投资方式,并坚持自己的股市投资路,将来必会获得更好的回酬。

在股市投资,一买入股票就亏钱是很正常的,因为股价波动是市场的常态,纸上亏盈自然也不算是什么怪事。

我认为一买股票就亏钱,或许还是不错的开始,因为亏钱更容易让我们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体会到股市的风险与不确定性,将来自然就学会了如何有效的进行风险管理。

嗯,我也给个我亏钱的例子:
在过去两个星期里,PIE的股价从1.67滑落至上周五的1.55,跌了约7.2%。然而,在10月10日与11日市场大动荡的时候表现尚可,两天的成交量只有区区的2,276,700股,仅占了总股本的0.6%(总股本为384,041,985)。

这里可以看出早前买入的票都是紧握在心理素质较佳的投资者手里,在市场恐慌的时候也有一定的扶盘力度,成交量减少也意味着急着卖票的投资者并不多。

这期间,若没有什么坏消息,我相信它应该会在1.5-1.6的区域波动了。再过一个月就是PIE季报出炉的日子了,因此在这动荡期间,要我继续坚持守下去貌似并不难啊。

对我来说,股市动荡的时候,要克服自己心中恐惧的最好法子就是做点功课来增加自己的信心。

星期六, 十月 13, 2018

净利与净利率

净利(Net Profit)就是公司营收扣除所有成本、费用和税务后赚取的钱或利润,而净利率(Net Profit Margin)则是净利占营收(Revenue)的比重(百分比)。说白了就是企业收入1块钱能净赚多少钱与比例,净利能够反映一家公司的营运效率与竞争力。

我们可以从净利率看出同行的竞争力与营运效率,比如说手套业4大天王:
(Profit Margin = Net Profit/Revenue x 100%)
Harta 2018年净利率 = 439.4m/2405.63m x 100% = 18.26%
TopGlov 2018年净利率 = 433.6m/4213.99m x 100% = 10.29%
Kossan 2017年净利率  =  185.58m/1957.44m x 100% = 9.48%
Supermx 2018年净利率 = 107.21m/1304.46m x 100% = 8.22%

有趣的是若大家参考今天收市价的PE,手套业的四大天王的本益比(PE)分别是Harta 44.4%, Topglove 31.83, Kossan 29.77与Supermx 19.13,市场给出的本益比与净利率的顺序是一致的,这是巧合吗? 我认为,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是合理的,因为Harta的技术与专利权(三年的抗菌手套专利)是价值,若手套市场出现产能过剩,而4家天王一起竞争拼成长的话,那Harta脱颖而出的机率是最大的,因此市场给它较高的估值也是有道理的。

那电子代工的情况又是如何呢?我随机选出我比较感兴趣的4家来做个比较
PIE 2017 年净利率 = 48.01m/679.28m x 100% = 7.07% , PE = 14.91
FPI 2017 年净利率 = 42.31m/462.64m x 100% = 9.14%, PE = 9.21
VS 2018 年净利率 = 150.77m/4089.19m x 100% = 3.69%, PE = 18.93
SKPRes 2018 年净利率 = 127.1m/2104.5m x 100% = 6.04%, PE = 12.98

这四家的本益比与净利率的顺序就不一致了,净利率最低者的PE竟然是最高的,这又该怎么解释呢?是不是很不科学呢? 这就是股市可爱的地方,因为我们可以把它解读成其它的公司低估,也可以说是VS被高估了(最近Dyson建议在本地设厂投资激励了VS股价)。只要你在不同的切入点解读,就会获得不一样的答案,这也是为什么基本面投资者需要看更为全面的信息而不能只单看一两种指标就妄下定论,尤其是单看1年的净利率或PE就下定论更不可取。

这一次的电子代工之中,我会选择PIE与FPI,净利率是其中的一个考量因素,因为我始终坚信营运效率高的公司是最具竞争力的,2016年扩充的产能想必能够为它争取合约带来积极的作用,下图是PIE过去数年的净利率走势图。(注: 电子代工的净利率都不高,能够长期维持在5%以上可算是合格了,而FPI只是2017年净利率较高,2012-2016年的净利率起伏不定。)

与营收算法一样,我们可以用 CAGR(Compound Annual Growth Rate)来计算公司净利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在excel 计算会更加简便,只需输入公式,便自动得出。公式为:=power(现有价值/基础价值,1/年数)-1]

就用PIE为例子,2012年的净利为34350,2017为48011,那在excel中输入=POWER(48011/34350,1/5)-1,获得的净利CAGR为6.9%。

*注:从2012到2017,Gagr的年数是5而不是6。有不少朋友都有察觉我在营收一文中的错误并指正,让我感到欣慰。我一直认为,研究股票需要小心查证而不该照单全收。尤其是在读投行的研究报告时,在投资前小心查证并自己多做一次功课,对学习基本面功夫必有助益。

星期五, 十月 12, 2018

市场随笔 - 股灾?

这两天,隆股市随着区域股市震荡大幅度下滑,建筑股更是在Gamuda在MRT2地下工程喊停的当儿纷纷落马。同时,市场谣传政府将会在2019年预算案开始征收新税务如汽水税、罪恶税、遗产税与资本盈利税等等都增加了市场的不确定性,也加速了外资抛售的速度,导致多家重量级蓝筹大幅走低而拖累了综指表现。

有人问我,这次的大调整会不会是10年一度大熊市的开端。我只能够笑笑回答:“我不知道”。我虽然经历过2次较为严重的股灾(2000年科技泡沫与2008年的次贷危机),这两次股灾的起因都不一样,但都是具备突发性与破坏力,导致市场面对连锁冲击。

而大家已知的欧猪五国的债务问题、英国脱欧风险的破坏力都在一个可控制的范围,它们都只是导致股市出现短暂的动荡而没有形成大股灾。因此我认为大家已经知道或有了心理准备的风险其实都不算是什么大风险,因为各国政府或央行都会防范它会出现的连锁反应。正如这次的中美贸易战与我国今年全民牺牲的预算案或许会为市场带来许多不确定的因素而加剧了市场的波动与下滑风险,但绝不会导致市场出现崩盘或大熊市。

当然在这时候,若股票动荡让你心里有感觉到压迫感或不舒适,那不妨把手头上信心不足的股票卖出,卖到你觉得舒适为止。毕竟,没有人能够预知股市的未来走向,自己做好风险管理才是最重要的。


星期六, 十月 06, 2018

营收 - Revenue

营收或营业额(Revenue)也就是企业从生意中获得的销售额,包括子公司(持股超过50%)的业务收入。营收也是财报中的Top line,也就是说翻开财报看到的第一行数字。营收虽然是Top line,但往往却为分析员所忽略,我阅读过不少的分析报告,却鲜少有人会提及它,即使有大多都是轻轻带过。或许,有些人会觉得营收就是营收,有什么值得研究的?

事实上,营收是公司业务中最主要的一环,营收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出产品热不热卖、产品竞争力好不好、供需情况等等的信息。营收分析又可分为营收增长率、核心业务与其它业务比率、经常营收与非经常营收等等。同时,营收还是盈利之母,没有营收的公司根本就无法存活下去,因此,我认为研究公司基本面,就该从营收开始。

当然,若只单看一个季报/年报的营收是无法看到营收增长率,因此我建议大家用Excel把过去数年的数据键入表内,这样就能轻易的画出年营收的走势图,再进行分析。



上图是PIE过去6年的年营收数据与图表,从上图看来,我们能够很轻易就能判断公司的营收是逐年增加,它还是处于成长阶段的。谈到这里,我们不得不说说企业的成长周期(如下图),它包括创业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等等;若想要在股市赚大钱,最好的方法就是买入成长期的企业(我们极少有机会买到创业期的公司,因为上市公司都是创业后并维持盈利才能够在主板挂牌交易)。当然,过去的数据只能够用来参考,将来的业务前景才是我们应该放多一点时间与精力去探讨研究的方向,从报章看到PIE过去2年投入大量基建开销(Capex)只能说它将来还是有机会继续成长,迟些我会用其它的基本面分析方法来一一解说。




*注:除了用图表,我们也可以用 CAGR(Compound Annual Growth Rate)来计算公司营收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在excel 计算会更加简便,只需输入公式,便自动得出。公式为:=power(现有价值/基础价值,1/年数)-1]

就用PIE为例子,2012年的营收为348816,2017为679283,那在excel中输入=POWER(679283/348816,1/5)-1,获得的CAGR为14.3%。

至于核心业务与其它业务比率可以直接从年报中获取(如下图),核心业务占了约97.5%的比重(662151/679283),这说明公司聚焦于核心业务成长,这样才能更快速的增加公司的价值。值得一提的是它拥有个稳定的租金收入,去年约341万零吉。根据分析员的情报,它在槟城拥有7间工厂,4间出租三间自用;在泰国则有3间工厂,2间出租,1间自用。这些信息在年报中都是微不足道的一两行字或数据,若看漏了就自然会错过它,因此,我建议大家看年报时不要匆匆忙忙的去看,若可以小心仔细些,或许就能够发现一些隐藏在其中“价值",往往这些隐藏的价值能够为我们的投资带来巨大的利润。


星期五, 十月 05, 2018

(转贴)段永平连答53问:不做不对的事,比做对的事更重要


段永平连答53问:不做不对的事,比做对的事更重要
来源:虎嗅网2018-10-02 20:50字数5940阅读15分钟
摘要:段永平的成功秘诀在于有一个“Stop Doing List(不为清单)。它不是技巧也非公式,而是一种思维方式:如果发现错了,就立刻停止,因为这个时候成本是最小的。

9月30日,段永平在斯坦福校园与华人学生进行了交流和分享,段永平是步步高、OPPO和vivo的幕后大佬,也是拼多多黄峥的导师与早期投资人。
在对话中,他透露了自己“成功的秘诀”:有一个“Stop Doing List(不为清单,虎嗅译)”,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做不对的事,比做对的事更重要。
段永平依旧表达了自己对苹果的看好,同时直言不讳地表示“性价比都是给自己性能不好找的借口”。
而对于风口浪尖上的特斯拉,段永平也从投资的角度十分直接地表示:特斯拉是一家价值为零的公司,迟早要完。
本文是当天段永平的交流实录,虎嗅对相关内容进行了校正。
我们所有的成功,都来自于“本分+平常心”。
平常心,就是rational(理性),就是回到事物的本原,就是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Stop Doing List(不为清单),说的是做对的事情,但做对的事情,要落实在不做不对的事情上。
很多人经常做一些明知是错的事情,是因为抵挡不了短期利益的诱惑。举例,OPPO/vivo的Stop Doing List:没有销售部(因为不需要谈生意);不单独和客户谈价钱(所有客户一个价,省了双方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10年20年加起来很恐怖啊);不代工(代工的产品没有大的差异化,很难有利润);没有有息贷款(永远不会倒在资金链断裂上。芒格说知道自己会在哪里死去就不去哪里,多数企业垮掉都是因为借了太多钱了。)
以下是交流实录:
1. 对你来说什么东西是最重要的?为什么?
段永平:不同年龄答案是不同的。现在是家人、亲情、友情。这还需要说为什么吗?
2. 没有销售部,那你的价格决策机制是什么?
段永平:做市场调研,在上市的时候就尽可能定准价,错了及时调整。(电子产品)竞争的本质在于产品差异化,要做别人提供不了的东西。没有差异化,就成了日用基础商品,只能靠价格来竞争,很难挣钱。
3. 你有没有试图改变过性格和思维方式?
段永平:我觉得没有,性格很难改。中欧有个统计,世界500强的CEO中什么样的性格都有,而他们只有一个共性,就是integrity(诚实)。
4. 中国民营企业应该怎么应对贸易战的挑战?
段永平:最主要的是取决于企业本身,做的好,有没有贸易战都无所谓。很多做的不好的企业,会拿贸易战当遮羞布。好的企业,危机来的时候,反而是机会。我们不贷款, 有充裕的现金流,所以每一次危机来的时候都是机会。
5. 投资早期企业的逻辑是什么?
段永平:我不投早期,只投上市企业。投黄峥是因为个人原因,他是我朋友,我了解他、相信他。黄峥是我知道的少见的很有悟性的人,他关注事物本质。
6. 谈一谈营销方法论?
段永平:(外界)有个误解,以为我们很看重营销。其实对于我们来说,营销一点儿都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产品。没有哪家公司的失败,是因为营销失败。公司失败,本质都是因为产品的失败。当然我不是说不要营销,事实上我们营销做得很好。营销,就是用最简单的语言,把你想传播的信息传播出去(给你的用户)。
我这里是要强调,营销不是本质,本质是产品。营销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瞎说。企业文化最重要。广告最多只能影响20%的人,剩下80%是靠这20%影响的。营销不好,顶多就是卖的慢一点,但是只要产品好,不论营销好坏,20年后结果都一样。
7. 中国品牌在新兴市场国家有哪些机遇?
段永平:这个我不太懂,但我不觉得会有太大差别,都是要关注用户的需求。平常心,就是回到事物的本原。
8. 巴菲特饭局上发生了什么?
段永平:我做公益,老巴(巴菲特)也做公益。我直接捐出去,和通过老巴捐出去是一样的,所以就拍下了巴菲特午餐,只当做公益了,还能向老巴学习。不一定要吃饭,看老巴在网上的视频、讲话、股东信,就可以了。老巴(说)的东西,逻辑上很顺,听起来像音乐一样享受。
9. 现在手机(企业)有两种模式,一是小米这种先圈用户,再通过其他方式变现;二是苹果这样,靠产品本身赚钱。哪种好?
段永平:首先,圈客户的角度,苹果比小米厉害;其次,长远来看,没有什么企业是靠便宜赚钱的。性价比,都是给自己找借口。一定要把重心聚焦在用户上,也不是我们非要做高端还是低端,只是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了,满足了一部分人群的需求。即使苹果,也没有满足所有人。
我们早年经常提性价比,直到我有一次跟一个中国通的日本人谈合作说到我们的产品性价比高时,对方很困惑地问道,什么是性价比,是“sex-price” ratio吗?我当时就愣了一下,觉得日本人的词典里似乎是没有性价比这个东西的,之后又花了很久才悟到,“性价比”实际上就是性能不够好的借口啊。我希望我们公司不会再在任何地方使用这个词了。
10. 未来的投资/创业趋势?
段永平: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有点儿难。我个人不太关心前沿的东西,我一般比较滞后,看懂了好的公司再投。前沿的东西,是苹果这类公司关注的,我做的是找到苹果这样的公司。
11. 这么多手机公司,为什么苹果最成功?
段永平:苹果很难得,focus(聚焦)在自己做的事情上。苹果有利润之上的追求,就是做最好的产品。苹果文化的强度很强,有严格的“Stop Doing List”,一定要满足用户,一定做最好的产品。我们不和苹果比,因为1000个功能里面,有一些比苹果强,说明不了什么。就像CBA篮球打不过NBA,说我们会功夫,不是扯嘛。
12. 社交方面的“Stop Doing List”,与投资的关系?
段永平:我是anti-social的,社交很累,很费时间。泛泛的社交里朋友太少,看起来认识很多人,其实很难深入了解。有时间我更喜欢去打打球。我投资只是爱好,average(平均)能beat (打败)S&P。
13. 为什么说“敢为天下后,后中争先”?
段永平:所有的高手都是敢为天下后的,只是做的比别人更好。我们公司成功不是偶然的, 坚持自己的“Stop Doing List”,筛合伙人,筛供货商,慢慢地就会攒下好圈子,长期来看很有价值。
敢为天下后,指的是产品类别,是因为你猜市场的需求往往很难,但是别人已经把需求明确了,你去满足这个需求,就更确定。(敢为天下后指的是产品类别,后中争先指的是做好产品的能力。或者说,敢为天下后指的是“做对的事情”,后中争先指的是“把事情做对”的能力。)
14. 有没有过一些投资错误?
段永平:投资没犯过错误,投机犯过。(投资其实也犯过,但错误很小,当时可能没想起来。)投机百度的时候被short squeeze(夹空)了,亏了1亿~2亿美金。我学老巴:想不通的我不碰,肯定会错失很多好机会,但是保证抓住的都是对的。投资遵循老巴的逻辑:先看商业模式,理解企业怎么挣钱。95%的人投资都是focus在市场上的,这就是不懂投资。一定要focus在生意上。公司是要挣钱的。
15. 什么时候卖苹果,为什么?
段永平:好公司是不需要卖的!
16. 你来美国后,能力圈有什么提升?
段永平:能力圈不是拿金箍棒在地上画个圈,说待在里面不要出去,外面有妖怪。能力圈是:诚实对自己,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有这样的态度,然后如果能看懂一个东西,那它就是在我能力圈内,否则就不是。
苹果1万亿市值?我从来不关心这个,我只关心它赚钱的能力。买公司,是不打算卖的,除非它盈利能力改变,或者有更好的标的,自己很懂,价格又很低。
17. 怎么看待创业的“坚持了才有希望”和“Stop Doing List”?
段永平:“Stop Doing List”说的是做对的事,如果知道错了,马上要改。创业依然适用。(就是对的事情一定要坚持,错的事情一定要尽快改!)至于怎么做对,那是方法层面的,可以通过学习来解决。
要是不知对错,就是没有是非观,那这辈子很难有成就。是非观是要自己培养、坚持的,没有shortcut。比如抽烟,很多人不戒烟不是因为不知道它不好,而是抵抗不了短期诱惑。
18. 为什么不见媒体?
段永平:不希望给公众留下我掌控公司的印象,抢了CEO的成就感。不抢他们的功劳,这很重要,因为事实上我本人已经10多年没有在一线了,如果我还是CEO的话,公司很可能做不了这么好。
19. 怎么看待中美市场环境对创业的差异?
段永平:美国环境更好一点。在中国做企业更辛苦,做完自己的事,还得做警察的事、消防的事、保安的事,麻烦......
20. 你主张不贷款,不用margin,错过了机会怎么办?
段永平:贷款和用margin,赚的时候快,赔的时候更快。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湿一回鞋就湿一辈子,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呢?(有些机会总是要错过的,只要保证抓住的是对的,就足够了。)我们过去的大部分竞争对手都消失了,我们还健在,道理也许就在此。
21. 你怎么看待智能手机壳行业?
段永平: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好东西不需要推广,你看智能手机一出来,很快就普及开了。如果你的东西推出去没有很快抓住用户,肯定是不够好,一定要回来好好思考,想自己的问题。
22. 对职场新人职业发展的建议?
段永平:做好本职工作,不要跳来跳去。硅谷很多人喜欢跳槽,但是在苹果干30年,比跳去大多数创业公司结果都要好。
23. 如何看待创业?
段永平:如果自己都不懂自己在做什么,要让投资人相信你是不可能的。黄峥有一点特别好,会不停地问这个是什么意思,这个是什么意思,关注问题本质。
24. 企业文化?
段永平:企业文化就是Mission、Vision和Core Values。“Mission”是为什么成立;“Vision”是我们要去哪里;“Core Values”是哪些事情是对的,哪些事情是不对的。
招人分合格的人和合适的人。合适是指文化匹配, 合格是指能力。价值观不match(匹配)的人,坚决不要。给公司制造麻烦的,往往是合格但不合适的人。一群合适的普通人在一起,同心合力也能干大事。
25. 怎么看待中国企业爱弯道超车?
段永平:Alaska有句话,shortcut is the fastest way to get lost(捷径是迷路的最快的办法。)不存在什么弯道超车的事情,关注本质最重要!不然即使超过去,也会被超回来。
26. 怎么判断股价便不便宜?
段永平:这是关注短期关注市场的人才会问的问题。我不考虑这个问题。我关注长期,看不懂的不碰。任何想市场,想时机的做法,可能都是错误的,我不看市场,我看生意。你说某只股票贵,how do you know?站在现在看10年前,估计什么都是贵的。你站在10年后看现在,能看懂而且便宜的公司,买就行了。
27. 怎么理解“Stop Doing List”?
段永平:主要讲的是做对的事情。它不是一个skill(技巧)或者formula(公式),而是思维方式:如果发现错了,就立刻停止,因为这个时候成本是最小的。我不能告诉你对错,怎么判断对错,要自己积累。
不该骗用户,不该骗投资人,每句话都是一个promise(承诺),这你应该是知道的。你去找投资,说没生意,没skill,什么都没有,那你去找你爸。你总得有点儿什么,才能见投资人吧。如果你自己都搞不清楚要做的事,让投资人怎么相信你?
至于怎么把事情做对,要花时间去培养skill sets(就是有学习曲线的意思,要允许犯错误)。坚持“Stop Doing List”,厉害是攒出来的。OPPO跟苹果比,我们在做对的事情上是一样的,但是在把事情做对上可能有些差距。但我们有积累。我们比大多数公司厉害。
“Stop Doing List”没有shortcut(捷径),要靠自己去积累,去攒,去体悟。stop doing就是发现错,就要停,时间长了就效果很明显。很多人放不下眼前的诱惑,30年后还在那儿。错了一定要停,要抵抗住短期的诱惑。
28. 在硅谷怎么更好地带娃?
段永平:最主要的,要给孩子安全感。怎么给?就是给quality time,就是高质量的陪伴,跟他们交朋友。高质量的陪伴,就是待在一起,把手机藏起来。
要无条件的爱。中国人容易有条件的爱,“你得了第一,爸爸很爱你啊”,这两句话绝对不能放一起说。中国人也爱到处夸孩子得了第一,这容易给孩子压力。孩子会想:我得第二你是不是就不爱我了?我带孩子,坚持尽量不对孩子说“NO”,除了大是大非,涉及边界的事,其他的都让孩子大胆地探索。
29. 怎么看待老巴?
段永平:老巴是一个很好的人。他是发自内心的的对人好对人诚恳。他很睿智,任何复杂的问题,他一两句话就说到本质了。他这么睿智这么成功又对人这么好,中国企业家里我基本没见过这样的,美国企业家里也极少。
30. 为什么卖网易?
段永平:因为丁磊就是个大孩子,那么多钱放他手里不放心,虽然股价证明我可能卖错了。
31. 怎么看待特斯拉?
段永平:芒格说,马斯克是个被证明了的天才,他的IQ可能是190,但他自己认为他是250。但是run a company,you must be rational(经营一家公司,你必须要理性!)。在我眼里,特斯拉是一家价值为零为zero的公司,迟早要完。他的culture(企业文化)很糟糕。
32. 如何建立长期友谊?
段永平:就是和人真诚打交道。我跟老巴学到的, 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是友谊。所以要对朋友宽容,要友善,要诚实。但他也没说要有很多朋友,能有一打好朋友就足够了。
33. 怎么把culture(文化)传承下去?
段永平:没有特别的秘诀,主要在于选择,找到同道中人。因为你是没有办法说服不相信你的人的。不相信你的人,你跟他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是飘的,你能看出来。然后就是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靠年头淘汰掉不合适的。
34. 怎么样选人,包括合伙人,员工?
段永平:一次就找对那是运气。主要是要有标准,该淘汰淘汰,该散伙散伙。知道错了,要有停止的勇气。越早停止,代价越小。
35. 你的“Stop Doing List”举个例子。
段永平:我想的都不是眼前的。我是学无线电的,但我没有干这个,因为这不是我爱干的事。当年研究生毕业时找的工作说你多少年能当处长,两年能分房子,鸡鸭鱼肉有得分。但是我没有兴趣。所以我离开了。后来去的佛山无线电八厂,当年这个只有几百人的公司招了100本科生,50个研究生。大家都不满意,很多人都想走。结果我离开两年后小霸王都做出来了,回去一看,那帮人都还在(只走了一个人)。
很多人说“我没有找到更好的机会”,其实是他们没有停止做不对的事情的勇气。所以stop doing的意思,就是发现错了就要马上停,不然两年后,可能还是待在那个不好的地方。我一直想的是长远的事情。很多人都是在眼前的利益上打转,他30年后还会在那儿打转。
36. 美国对中国的误解?
段永平:美国人对中国的理解整体不错。我支持political right(政治正确),因为如果你连政治都不正确,你怎么会正确?目前美国人选的总统是让我非常困惑的,但我相信最终都会好起来的。
37. (价值)投资最重要的是什么?
段永平:right business,right people,right price。(对的生意,对的人,对的价钱。这是老巴说的。)对的生意说的就是生意模式,对的人指的就是企业文化。price没有那么重要,business和people最重要。culture跟founder(创始人)有很大关系。business model,就是赚钱的方式,这个是你必须自己去悟的,我没法儿告诉你。就像如果你不打高尔夫,我是无法告诉你它的乐趣的。
38. 创业该怎么坚持?
段永平:我的理解很简单,如果你坚持不下来了,就坚持不下来了。你坚持下来的东西,肯定是你放不下的,到时候你自己会知道。
39. 怎么看比特币/区块链?
段永平:我对不产生现金流的东西,不感兴趣。区块链我不懂,不懂不看,不懂没法下重注。但是我看不懂,不代表你看不懂,你要投自己能看懂的。
40. 怎么发现并保持平常心?
段永平:保持不难,因为它就在那儿(是内心已经有的东西)。不过,马云还说过一句话“平常人是很难有平常心的,所以平常心也是不平常心!”发现嘛,靠吃亏。因为没有平常心,一不rational就会栽跟头。
41. 怎么找到喜欢做的事?
段永平:你如果总是待在自己不喜欢的地方,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所以发现错的事情,就要停。多去尝试,去寻找。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没有加班的概念了,因为你会想尽办法工作。
42. 我觉得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对吗?
段永平:成功肯定是有原因的。
43. 如果有机会再活一遍,什么事会做得不一样?
段永平:不知道,没这么想过这个问题。可能少喝点红酒?
44. 最想给儿子说什么?
段永平:说什么都没有用,做什么才重要(最重要是做什么)。(这是老巴说的)
45. 怎么发现对/不对的事情?
段永平:要有时间想。可能会想很久,有一天突然灵光一现,想明白是错的/对的。我们当年想小霸王的广告词,想了半年才想顺词。很多人一天到晚忙,根本没时间想,可能永远都不会明白。
46. 中国有没有大危机?
段永平:也有人微信上问我会不会有动荡啊之类的。我说我以为我们一直在动荡中呢。我觉得我们一直都有危机啊,有人危,有人机,做好自己就好了。
47. 怎么看待贸易战?
段永平:你用10年看,这件事一定会过去。股市要真出了问题,苹果那么多现金,一定更厉害啊,所以这个时候更应该买好公司。
48. 你是怎么找到你们公司的产品的mission(使命)的?
段永平:产品角度,是慢慢摸索出来的,发现不对,赶紧停。比如苹果的充电器,说了一年了,今年没推出来。没推出来,肯定是有问题没解决。没解决就不推。
49. 男怕入错行。将来会火的、自己擅长的,自己喜欢的,选哪个?
段永平:如果你知道:会火的+擅长的+喜欢的,那肯定做那一行。问题是这很难知道,所以优先做自己喜欢的。钱多不是好事,因为挣钱是一个很大的乐趣,钱多你就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乐趣。钱差不多就可以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更重要。
50. 苹果手表心电图FDA认证有价值吗?
段永平:当然有啊,首先吸引眼球,让人知道啊;其次,有了认证,医生才会承认啊。
51. 人机交互的下一个突破口?
段永平:我不知道。但是机器肯定越来越强,人已经在围棋上输了,做投机你也打不过机器。但是在投资上,机器永远打不过人,因为机器看不懂公司。
52. 怎么对待差异化定价(给不同的客户不同的价格)?
段永平:价格不一致,一是他们迟早会发现;二是客户发现能议价,会想尽办法跟你讨价还价,浪费你很多时间,这都是麻烦事。价格一致,会省很多麻烦。做产品主要是要抓住客户的需求,而不是价格。可以看看空客的John Leahy。(一个人打败了波音啊!当然背后靠的还是产品!)
53. 黄峥的什么(优势)让你投他?
段永平:我和黄峥10多年的朋友了,我了解他,我信任他!

星期三, 十月 03, 2018

投资路上 - 终篇

投资股票赚钱是件让人开心的事,然而一开始在牛市中投资赚大钱可能也会为自己往后的投资路上埋下很更大的隐患。因为不明白自己因何而赚钱,将来还是用着同样的方法来投资,期望能够次次都过关,那总有天会付出昂贵的学费。因此,我认为在未曾涉足股市前,我们应该先了解什么是股票? 股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还有就是它如何帮我们达到钱赚钱的目标。

市场的牛熊交替与股价的变动是股市的常态,而技术派用以往的股价走势进行统计,并创造了许许多多的技术理论,这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识,易学难精,因此我不建议新手从技术分析入门。

反之,基本派的理论就简单了许多,杂音也比较少,基本面或价值派的投资则相信价值是价格的基础,长期而言,股价总会在公司的价值附近浮动。

虽然股价的走势变幻测,而价值的变化却是有迹可寻。因此,只要我们掌握了计算价值的方法,就能把股票的合理价格算出来。

只要坚持用基本面的方式来选股,把每一次的亏盈都记录下来,从错误中学习并改进。假以时日,必然能够建立一套属于自己的价值投资方法。

虽然我过去的分享都是中短期的投机为主,胜算也尚算过得去。但我依然认为投机只是小道,要赚大钱就必须认真的长期投资。同样的,要学习投资股票并不是去上大师的课或阅读大师著作交了钱就能出师,即使大师给了tips让你赚回学费,那并不代表你已经具备投资的技巧,因为tips这回事有时还是得靠运气的。

我认为要学习投资,除了阅读大师著作,上课程之外,也要多些思考与交流,最重要的自然还是在市场中实践自己学习到知识,体验下贪婪与恐惧的心理是如何影响我们的买卖行为才是。

我为了圆自己出书的梦想,我很努力的每天挤出点时间思考,再慢慢一段一段的这样写出来。我不知道写一本书需要耗时多久,也不懂到时会不会有人去买,但我却依然努力坚持的写下去。

今天,我突发奇想,我想在接下来解说基本面分析时以PIE做个案例来研究,若大家有心学习或有打算要买书支持我,不妨先买1000股PIE来当中长期投资,那至少接下来阅读随后的文章也不会过于沉闷,有参与的话,或许我分析的时候也会有更深的体验与领悟。若这本书耗时一年写完,书写完的那一刻,我们也可以见证长期投资于基本面好的成长股会带来个怎么样的回酬。

星期一, 十月 01, 2018

PIE - 让盈利奔跑

今天,有朋友问我该不该在这时候套利或轮PIE,这一次我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这是因为台湾广宇在9月25日的法人会议中提及上半年被动原件(Passive component) 短缺问题已获得解决,并会在下半年补足后会集中在下半年出货,这也意味着PIE下半年的营业额与盈利预计会暴涨,即使今年在上两个季度业绩偏弱的情况下也有机会交出比去年好的成绩单。

网址如下:
https://udn.com/news/story/7253/3387052

除此之外,越来越多报导中国生产线外移的消息,这或许将会是一次电子业生产线的大洗牌,对马来西亚的影响尚未能定断。然而,PIE或许会是个异数,因为台资大多都表明将会把产能搬回台湾、东南亚与墨西哥,而在肥水不流别人田的前提下,刚扩充产能的PIE绝对有机会获得这些流出来的订单或产能。若事情真的往我预期的方向发展,那PIE绝对是有机会开番的股项之一。而这时选择在半路下车,实属可惜啊。

退一步来说,PIE 的股价从去年的2.7左右因业绩不理想而跌到今年的1.2x左右,目前只是反弹到1.6x,被动原件问题解决后,盈利恢复正常水平后,股价反弹至2块钱以上的机率也是不低啊。既然如此,我们何不让盈利继续奔跑,同时静待产能增加与未来新订单的消息呢?

我相信,这11月出炉的业绩必不会让我们失望。

星期六, 九月 29, 2018

2018年Q3投资组合报告

今年第3季股市因中美贸易战频频升级而动荡不安,隆股市也一度被外围股市牵着鼻子走,综指在7月初更是一度跌破1670点的关口,随后在短短的一个月内来个华丽大转身回到1800的关口。

在这3季度里,我的运气算是相当不错的,几次的捞底抓反弹的时机都把握得极好,截至今日的组合回酬已是超越了去年全年的盈利总额。

在7→8月时,我主要是盯着银行股操作,Ambank、CIMB、ABMB、BIMB与RHBBank都几乎让我轮遍了。随后,投机Chinwel股息顺利过关也为我的组合锦上添花。值得一提的是这季度的股息收入首度突破2万五大元的关口(单一季度)。

在8月季报出炉后,我就把手头上表现不佳的公司如3A、ECS都果断脱售换去预期能够从贸易战中受惠的电子代工如PIE与FPI。其中,PIE更是取代了Ambank成为目前的组合主力。

目前,我的投资组合如下:

1. PIE (  买入平均价约1.47)
2. Ambank
3. FPI ( 买入平均价约1.40)
4. Vizione
5. Astino
6. 早前Place holder 的Plenitude, KSL则继续观望。

星期四, 九月 27, 2018

市场感想 - 随笔(续)

股市中充满了机会,有的足以使我们的资金开番,遇上这样的机会我们应该要更为积极,认真的去把功课做好。

2个星期前,也就是Unisem被大股东与中国伙伴建议全面献购之际,我就不断的在研究与跟进贸中国电子业外迁的消息。欧美、台资、中国本土的厂家的新闻我都尽量的去查阅。

因为,我只想确定一件事,中国电子生产线外移会不会成为一个趋势,全球的电子、科技生产线会不会来个大洗牌?而那些国家、公司预计会成为赢家也是我重点关注的新闻之一。

这些转变会不会为我国的电子代工(EMS)带来商机,进而形成新的趋势(小趋势)还是言之过早。然而,这两个星期内,整个代工行业板块的公司都纷纷起舞,尤其是最近戴森表示可能会在我国大笔投资更带动了VS与SKPRES的股价。

随着这几天翻看资料,我 认为EMS公司在中短期内还是有看头的,至少在接下来的6个月内的业绩增长是相当乐观的。(马币走软也让我国的电子代工更具吸引力)。

这或是个难得的投资机会,你会不会把握,投入更多的心力去研究,选出一家自己心仪的电子代工来乘搭这有可能成型的趋势呢? 还是选择继续悲观,等待大家说的10年一度风暴?

在股市里,我们常常都会遇上这样的选择,如何理性的判断,做出正确的抉择呢? 这就是我们该学习的方向,多思考就必会有所得。大家一起加油!